Peach Brandy🍑

【航鑫】 起航于鑫辰

一.
丁程鑫进入这家公司已经有三年了,但到现在也没有见过自家老板。
他看着坐在旁边玩手机的经纪人,开口问道:“Allen姐,你见过咱们老板吗?”
Allen从手机中回到现实:“见过。”
丁程鑫一脸震惊:“你真的见过??我就随便一问,你别随便一说啊!”
Allen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丁程鑫凑上去:“那我为什么没见过?”
Allen想着Boss的话,笑得一脸宠溺的摸着他的狗头说道:“可能你不够红。”
“......”
你信不信我把手机给你扔下去!!说到做到啊!!
丁程鑫愤愤地打开她的手。
Allen在一旁笑得花枝乱颤。
“诶!你别笑了,我等会还有没有通告了啊?”丁程鑫委屈的扁扁嘴,伸手戳了戳她。
“没了......哈哈哈哈...我送你回去哈哈哈哈哈......”
Allen抹着眼泪说。
丁程鑫点点头,打开手机,手指飞快的打了几个字,Allen用余光瞄到那白屏。

【我今晚没事儿,晚上想吃鱼】
备注是——对门黄冷面
很快的,手机再次震动,回复只有一个字——
【好】

Allen打开水杯,喝了口,压压惊,心里不由腹诽【改革即将成功,老板您真牛b啊】


丁程鑫到家时,对门的人还没有回来,他摸了摸自己已经扁了的肚子犹豫要跟自己家的猫抢抢猫粮。
正想着,耳朵听见走廊里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他兴奋的跳起来,拖鞋都来不及穿,光着一双白皙的脚,三步并作两步,一溜烟儿跑到了门前。
他凑到猫眼上向外看,门外的人一身黑色合体的西服,扣到脖颈的扣子与黑色的领带在走廊的灯下无不透露出一种禁欲的气息。
丁程鑫咽咽口水,悄悄开了个门缝,把头伸了出去。
黄宇航看着门缝里露出的小脸,弯弯的笑眼里仿佛有揉碎的星辰,此时正带着喜悦望向他,樱色的唇含着笑意轻轻的抿了抿,白皙的皮肤在走廊暖黄色的灯光下,好像度上了一层薄霞,线条优美的脖颈正透着淡淡的粉红映着青色的血管,延伸到衣襟里。
黄宇航收回目光,淡淡扫过他没穿拖鞋的脚。转身输入密码,一言不发的走了进去。
丁程鑫低头看了看自己光的脚,又抬头看了看那人的背影,象征性地犹豫了一秒钟后,便像猫儿一样,踮着脚窜进了那人的家。
背对着他的人,嘴角向上勾了起来。
伸手关上两家的门,再回头时,那人已经拿着一双拖鞋,正向他走来。

丁程鑫穿着拖鞋,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心思却一点没在电视上。他不断的想着自己是什么时候起,跟对门这位平时都不带笑一下的男人成为了朋友的。
是他第刚搬来自己笑着给他打招呼时?
还是有一天他无论如何都打不开房门,只能蹲在门口等待Allen的解救,结果没等来Allen反而被这人捡回家时?
还是吃过他做过的饭后就扒着他的衣服不愿走时?
没等思考完,他就被一阵饭香拉回了现实。他悄悄地溜到厨房门外,看着那个挽起袖子忙碌的男人,想着这个男人在外一定是十分冷硬的领导形象,而如今居然在这里为自己洗手作羹汤。
他的心里有一块突然软了。
他走上前去,拉拉那人的衣服,接收到他疑惑的眼神时,讪讪的准备把手收回,没想却被他一把握住。
“怎么了?”他开口,那声音就像沉浸了岁月的冷杉一般,低沉,坚硬,但却温柔,仿佛在对你说着独一无二的情话。
丁程鑫脸红了个遍:“没,我就想说,我洗碗,今晚。”
黄宇航听着他语无伦次的话,看着他红的好似晚霞般的耳尖,笑了。
丁程鑫低着头,听见他的笑声,猛地抬起了头,那个男人在他面前,笑得一脸温柔,他听见他对自己说:“乖”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把饭吃完的,但他知道,自己大概是弯了。


一章·完

评论(5)

热度(18)